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Together

我們喜歡的書&電影,我們的快樂&悲傷,還有我們無管大雅的小測試...

 
 
 
 
 

日志

 
 

十年一品溫如言  

来自吉羽 . poppy   2011-09-19 12:23:21|  分类: 我們の書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谁是谁非,不过,呵呵一笑

十年的言希,十年的阿衡

十年含烟,梦醒时,揉揉眼睛,少年此间,哪个曾经温如言。  

十年一品溫如言 - Together - Together

 内容简介 · · · · · ·

    1982年,中国首都,言希在夏季出生,当时,还没有温衡。

   1984年,言希一岁半的时候,温妈妈逗着他,小希,你很快就会有一个弟弟了,高兴么?言希用小手小心翼翼地摸着温妈妈的肚子,说妹妹,妹妹。

   1987年,言希六岁的时候,拥有了一架模拟的飞机玩具,当时,价值,三万;四岁的温衡蹲在乌水镇的溪水旁,用小棍儿好奇地拨了拨快死的毛毛虫,被一群顽皮的孩子推到在地,拍着手骂“野孩子”。

   1989年,言希第一次在宴会上,遇到陆流。陆流问他你长大了想干什么,他想了想,很认真地说,我爷爷让我去很远很远的地方娶我的新娘子。一旁的林若梅看了看言老一眼,抱起她,轻轻摸了摸他的小脑袋,小希好可爱,做阿姨的干儿子好不好。言希脸很红,眼睛亮晶晶的;当时,阿衡第一次给弟弟熬药,销售上都是水泡。

   1997年,言希在烈火中,含着眼泪拼命往外爬的时候,忽然想起漫长岁月中早已忘记的新娘子,要是,真有这样一个等着他的人,该有多好;当时,阿衡考了奥数第一,可是,看着弟弟碗中的红烧肉,依旧会垂涎,要是,能一日三餐都有肉该有多好。

   1998年,言希在学着拉小提琴,楼下有温思完的嘲笑,他泼了一盆水,隐约,好像看到,它的旁边有一个模糊的身影;那是,阿衡第一次遇见言希。

   1999年,言希带着温衡回到了乌水,是他很久以前小小许了诺言要来迎娶新娘的地方,他的小新娘在他身边,乖巧地吃着白糖糕,他第一次,看着他,唇角有了温暖的笑意;温衡和言希熟悉了起来,爷爷吧她安排在他的身边,放心出国。而她,第一次有了回家的感觉。总是,有人在她身边,总是。

   2000年,言希到了维也纳,林若梅问是不是很在乎温衡,他说温衡算什么,可是,她却拿出来一副相集,说所以,我把这些寄给温衡也没有什么,对不对;阿衡在家里等了很久,却等到了手中握着门牌疯了的言希。

   2001年,言希努力了很久,战胜了匹诺曹,又重新看到了他的阿衡,他第一次,看到她,新的跳动都会比平常快半拍,砰砰的声音,C调起,A调落,不伦不类;温衡感冒了,以为自己出现了幻觉,温衡啊温衡吗你是有多爱他。

   2001年夏,陆流出现,要带他去美国彻底检查身体,他想,顺便和爷爷说一声,选个良辰吉日,娶了阿衡好不好。温叔叔的死讯传来的时候,他飞回国,躲在角落,阿衡抓着别人父亲的棺木,满手是血,他跟在她的身后,她却没有转身,看着他的怀抱;那时,阿衡第一次遇到顾飞白。

   2003年,他做了许久的DJ YAN,每次都会说,我是言希,言希的言,言希的希,请……不要忘记;她卡在电梯中,哭着说,言希,我想你。

   2003年夏,演习的耳朵益发不中用了,他想,他快要听不到阿衡的声音了,于是,辞掉了电台的工作,陪在她的身边。他对他说,你想要什么,还想要什么,告诉我;那一年,温衡说我喜欢你,言希。

   2004年,言希的耳朵已经微弱到听不到阿衡的呼唤,她爱用软软的声音喊着言希,方方正正,含蓄而充满爱意,他的心忽然很疼,说,阿衡,我们分手吧;那一年,阿衡得到了亲人的爱,得到了朋友的爱,得到了一切,得到了她白日做梦都不敢想的东西,却失去了言希。

   2006年,他们和好,却遭遇到所有人的反对,他们对他说,言希,你是个聋子。阿衡说,我们一起去法国,我等你。他却因为不想再受陆流时时刻刻因为阿衡带给他的威胁,放开她的翅膀,在车中自杀;阿衡没有等到言希,去了法国。

   2007年,他捡回了一条命,却被陆流囚禁在了身边,身边除了一台电视,再也得不到别的外界消息;那一年,阿衡在法国著名的科研院做了一名医师,做了自己想做的事,见过了几场死亡,渐渐,看淡了感情。

   2008年,五月十五号的时候,他看着电视,胡子拉碴,正吃着泡面,却突然掉了眼泪。他找到机会,偷跑了出去,拿起电话,说,爷爷,我错了;那一年,云在,偶然,接到了远方的一封信函,来自温衡。

  …………………………

【1998年,到2008年,这是,一段十年】

【这是他们的故事,一种爱,两个轻转流年】

作者简介 · · · · · ·

  生于八九年夏秋之交,一路按着平凡的路线可喜可贺地成长为平凡人,平淡无闻到如今。大学专业法学,二十余年间遇到的法律无法解决的人和事确如未过筛子的稻米一样多。做得最多的动作是不停地忘记又记起。最厌烦的是陷入到复杂的思考之中,喜欢一边洗澡一边编故事。

  评论这张
 
阅读(364)| 评论(1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